A+ A-
A+ A-
陈凡看看王淑芬,点头笑道:“好!”
他的天使财团,市值早破万亿,说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
五百万,根本不算什么。
可当陈凡掏兜拿卡时,却摸了个空。
卡呢?
陈凡愣了一下,忽然想起来时换过衣服,卡,还在公司。
“怎么?是不是拿不出来了?你不是说五百万对你不值一提吗?钱呢?”
王淑芬见陈凡发呆,顿时冷笑。
刚才她就特意往屋外瞅了下,门口空荡荡的,没停车。
这废物要是真有五百万,会连一辆车都没有?
“妈,我今天出门没带卡,你等我打个电话,五百万,我马上派人送来。”
陈凡解释一句,掏出手机。
“够了!”
苏雪再也看不下去,直接夺过陈凡手机,俏目含泪的吼道:“陈凡,你这是干什么?我不要你的五百万,更不要你撒谎!”
“我知道,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我不在乎,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身份,更不是你的钱,就算你一无所有,我也愿意跟着你!”
陈凡虎躯一颤,感动的几乎落泪。
整个世界,只有这个女人是真心爱他。
“小雪,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再受半点苦!”
“钱,我有的是,五百万,根本不算什么。”
陈凡伸手,轻轻抚摸着苏雪的脸颊,目光温柔。
“你!”
苏雪听到前一句还有些感动,后一句就直接恼怒,啪的拍开陈凡的大手,怒道:“你还说!”
五百万?
陈凡这模样怎么可能有五百万!
陈凡愣了一下,刚想解释。
却被王淑芬直接打断。
“滚一边去,拿不出来就别说大话!”
王淑芬狠狠的瞪了陈凡一眼,将他推搡到一边,然后看向苏雪。
“小雪,你还理这废物干什么?赶紧换衣服去,你堂姐苏玉婷的订婚宴就快开始了,这可是向你爷爷借钱的好机会。”
苏合堂也附和道:“赶紧走,可别迟到了。”
苏雪反应过来,连忙回到房间拿出一套西服递给陈凡:“这是你以前的衣服,快换上,跟我一起去订婚宴。”
王淑芬顿时瞪眼:“女儿,你带着废物干什么?是嫌不够丢人吗?”
苏合堂也皱起眉。
这些年因为陈凡,他们一家受尽了屈辱。
“爸!妈!陈凡是我丈夫,堂姐结婚,他当然要去,就算爷爷不肯借钱,就算公司破产,我也要带他去!”
苏雪态度异常坚决。
陈凡是她丈夫。
现在回来了,她要告诉所有人。
“你!”
王淑芬和苏合堂顿时气的够呛,可偏偏苏雪平时看似柔弱好欺,这会却非常固执。
两人无奈,最后只得狠狠的瞪了陈凡一眼,警告道。
“一会你过去,给我少说话别惹事,你记住,你早就不是陈氏总裁了!”
金华大酒店。
今天是苏家长孙女苏玉婷和李家大少李宏卓订婚的日子。
苏家在申城只是三流小家族,但李家却是顶级豪门。
能傍上李家,苏家可谓是一步登天!
场内,气氛热闹非凡!
苏家老爷子苏文远满面红光,看着一众宾客,朗声道:“今日我苏家有幸与李家结亲,老朽多谢诸位前来捧场!”
众人纷纷回礼。
苏文远长子苏合康接待宾客,满脸笑意!
苏家年轻一代脸上也满是骄傲。
从今日起,他们苏家也将挤入二流家族!
就在这时,苏合堂四人到来,顿时一道道戏谑的目光扫了过去。
谁都知道,苏雪才是苏家最出名的才女,容貌更是无人能比。
即便是长孙女苏玉婷,当年也处处被苏雪压一头,但自从三年前那场沦为笑柄的婚事后,一切都变了。
苏雪一家成了苏家的耻辱,失去利用价值,被苏老爷子厌恶。
家族地位一落千丈!
每每遇到亲戚,都要被嘲讽!
“老三,你们来了啊,来看看我家玉婷今天这订婚宴的排场,跟你家苏雪当年结婚时比起来怎么样?”
苏合康戏谑的说道。
当年,苏合堂父凭女贵,可是差点连他这个大哥的风头都盖了过去!
“爸,你说这些干嘛,谁不知道苏雪当年连连婚礼都没办成,还谈什么彩礼啊!”
苏玉婷眼神轻蔑的瞥了眼苏雪四人,神情得意!
苏合堂气的直哆嗦,脸色涨红,却无法反驳。
他当年嫁女儿,当然收了彩礼的,但陈凡新婚夜消失,第二天苏雪就被赶出陈家,彩礼也就被要了回去。
苏玉婷这是故意揭他们伤疤!
王淑芬气呼呼的瞪向陈凡,也恼的要死。
都怪这废物,害他们丢脸!
苏雪眼睛泛红,低头不语。
哪个女人出嫁不想十里红妆?极尽奢华?来一场浪漫的婚礼?
可到她身上,却成了笑话!
“小雪!”
这时,陈凡忽然握住苏雪的手,目光坚定的说道:“你放心,结婚纪念日那天,我会给你一个惊喜,让你成为整个申城所有人都羡慕的女人。”
他知道婚礼是苏雪心中最大的痛!
所以,他早就准备好弥补,送彩礼、求婚、举办婚宴,将所有事情重新进行一遍,等到八月十五结婚纪念日那天揭露。
给苏雪一个让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婚礼!
而今天,就是一切的开始!
“哈哈哈......陈凡,几年不见,你本事没长,这牛却越来越会吹了。”
“让苏雪成为申城所有人都羡慕的女人?陈凡,难不成你还想跟李家大少比?你以为自己还是陈氏总裁啊?”
“人家李大少送的彩礼,十个你都比不起!”
周围人哄笑!
苏雪身子一僵,脸上火辣辣的,但她知道陈凡是安慰自己,强忍着尴尬,勉强笑道:“我知道了,别说了。”
恰在这时,一道唱喝忽然响起。
“新人到!李氏集团少董李宏卓前来彩礼!”
“上等绿翡玉如意一柄,价值三十万块!”
“明初张择端山水图一副,价值五十万!”
“戴比尔斯18k定制款钻戒永结同心一枚,价值一百万!”
随着唱喝声,一件件昂贵的金银珠宝、香水、包包等奢侈品流水般送了进来。
所有人都惊的睁大了眼睛,羡慕无比!
玉如意、名画、限量款包包、超大号钻戒......
每一项都至少几十万打底!
所有彩礼加起来怕是近千万!
太豪了!
这手笔,整个申城怕是没几个人能比的过!
场内所有女人都羡慕的眼红,尤其是苏家没结婚的女人,恨不得这次订婚的对象是自己!
而苏玉婷则犹如孔雀般昂着头,高傲无比,不可一世!
苏雪却只能低着头,坐在席位上眼神黯淡。
这时,一身西装打扮帅气的李宏卓,面带笑容的出现众人面前。
苏玉婷忙招手喊道:“亲爱的,我在这里!”
说着,她就迫不及待的扑进李宏卓的怀里,吧唧在李宏卓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拉着李宏卓来到苏雪四人面前,故作撒娇的说道:
“亲爱的,你对我太好了,送这么多东西,我真是太幸福了!”
李宏卓搂着苏玉婷哈哈笑道:“这不算什么,只要你开心就好!”
苏玉婷的用意,他一清二楚!
不过李宏卓不在乎,男人嘛,当然要为自己的女人撑腰出气。
“你就是苏雪那个消失了几年的废物老公吧?听说你娶了苏雪,连彩礼都没给苏家一分,脸皮还真是够厚啊。”
李宏卓讥笑着瞥了眼陈凡,张口就是赤裸裸的嘲讽。
苏玉婷笑着附和:“哎呀,亲爱的,不是谁都能像你这么成功,这么有钱的,某人就算侥幸风光过一阵,可到底还是嫁了个连彩礼都出不起的废物!”
说完,还不忘瞥了苏雪和陈凡一眼。
明摆着,故意打脸,让苏雪难看!
苏雪咬着嘴唇,拳头不由攥紧,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转身离开,但想到今天来的目的,她只能咬牙忍着,任由苏玉婷嘲讽,任由周围那一道道戏谑嘲弄的目光落在身上。
这些年,因为新婚那夜的事,她已经承受了无数次这样的嘲讽,这样的羞辱!
而她!
只能,默默的承受!
只能,一声不吭!
这一切,让陈凡心中剧痛,犹如刀割!
他不知道苏雪这些年到底吃了多少苦,承受了多少委屈。
但!
现在,他回来了。
这一切,将结束。
他不会让苏雪再受到半点委屈。
陈凡忽然说道:“谁说我出不起彩礼?我准备的彩礼,整个世界都无人能比!”
突然的声音,让所有人一愣,随之,爆发出一阵哄笑!
“什么?整个世界无人能比?我看你吹牛确实无人能比!”
“没错,谁不知道你现在就是个废物,别说彩礼,连块表你都买不起!”
“真是笑死人了......”
苏合堂脸色涨红,臊的不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丢人,太丢人了!
这废物,在家里吹牛就算了,还跑到这里吹。
苏雪也被嘲讽的抬不起头,眼神黯然的说道:“陈凡,求你别说了。”
声音发颤,隐隐还带着一丝哀求。
陈凡紧握着苏雪的手,笃定的说道:“小雪,你放心,我为你准备的彩礼绝对比苏玉婷的丰盛百倍!千倍!万倍!”
话音未落,苏家众人顿时哄笑、嘲讽!
“哈哈哈......这废物还真是吹牛吹上瘾了,他今天是来搞笑的吗?”
苏玉婷笑的乐不可支。
苏雪身子一僵,再也承受不住,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够了!陈凡,你能不能不要再说了,你已经不是陈氏总裁了,你干嘛要这些大话?你非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我出丑吗?”
苏雪歇斯底里的吼道,多年挤压的委屈倾泄而出,泪水顺着脸颊蔓延而下。
陈凡愣住!
他现在虽然不是陈氏总裁,但他是天使财团的老板!
身价数万亿,富可敌国的存在!
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小雪!”
陈凡开口,想要解释!
就在这时,酒店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几十名西装打领和身穿旗袍的俊男靓女端着一个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快步走进。
为首的是一个面带微笑的唐装老人。
下一刻,唐装老人朗声喝道:
“天使财团,彩礼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