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那些女孩
A+ A-
A+ A-

“别过来……”

阴暗的房间里,五名肤白貌美的女孩紧紧相拥在一起,身体微微颤抖地蜷缩在角落,脸色惶恐地看着前面一个衣服残破的青年。

青年缓缓转过身,发红的双眼盯着女孩凹凸有致的身材,慢慢走了过去。

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响彻天际……

“啊!”

富丽堂皇的宫殿里,纯金打造,镶满钻石的龙椅上,秦牧猛地睁开双眼,额头冷汗微微渗出,心快速地跳动着。

六年了,整整六年了。

刚才只是稍微沉思了一下,脑海中却又立即浮现起那件事。

“老大,登基大典已经准备就绪,嘉宾贺礼清点完毕。”门口,一个平头青年干练利索地走进来,打开手中的名单大声念道。

“国际顶级财阀送来黄金百亿,祝贺老大一统地下世界。”

“各国皇室贵族送来珠宝千亿,祝贺老大建立全新秩序。”

“世界地区联盟送来疆域万里,祝贺老大问鼎最强巅峰。”

“全球联合政府送来领土无数,祝贺老大登基神尊宝座。”

……

五百年来,秦牧首次终结了地下世界混战不堪的局面,实现了大一统,为了彰显他的无上功绩,全球各国都尊奉他为神尊。

今天,也是他成为神尊的登基大典。

听着平头青年的汇报,秦牧身体倾斜地倚靠在龙椅上,眼皮连抬都没有抬一下,思绪快速飘回到六年前。

地下世界的纷争是结束了,但有件事却一直挂在他的心头。

他本是居无定所的孤儿,后来无意中遇到一个神秘人,传授他一身惊天本事,令他一步步成为强者。

只是一开始当他名声初显时,参加了一场在非洲偏远部落的军事行动,为了救同伴,他不小心中了敌人秘密研制的剧毒。

后来他晕了,等再次醒来时,才发现和五名同样被敌人挟持的,高端女子旅行团的女孩关在一起,五人已经衣衫不整,脸上堆满了恐惧的表情。

他才发现自己在中毒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对五名女孩做了不可挽救的错误。

看着她们满是泪痕的双眼,他愧疚不已,不知如何面对她们。

六年来,尽管自己一直命人在暗中保护她们,默默关心她们的一切,可内心的愧疚感却不减反增。

尤其是知道其中一名女子还为他生下女儿,他更难受了。

成为神尊又如何,他无愧于天下,却有愧于她们。

决定了,他必须回去,给五名女孩一个交代。

就算用尽余生时光,也必须求得五名女孩的一个原谅。

这时一个手下快步走进宫殿,在平头青年的耳边轻轻附耳,平头青年马上汇报道。

“老大,大夏国金陵市传来消息,有人想欺负李嫣然小姐。”

秦牧心中一动,双眼闪过一道光芒。

李嫣然,五名女子中的一个,是金陵市小有名气的富家千金,也是当时最害怕自己、哭得最伤心难过的女孩。

“马上准备专机,以最快的速度送我回去。”

啪一声,秦牧脸色严肃地从龙椅上站起来。

平头青年大吃一惊,老大要亲自回去?急忙劝道:“老大,今天是你登基大典的重要时刻,李小姐的事交给我们。”

“取消登基大典,神尊谁爱当谁去当。”秦牧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向外面。

“我要亲自回去处理李嫣然的事。”

平头青年最了解老大,一旦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赶紧让人准备飞机,送老大回去。

大夏国,金陵市。

近郊山脚下,一座别墅院子的水池上方吊着一个大铁笼,里面关着蜷缩在角落,身体瑟瑟发抖的李嫣然。

铁笼下面是一群张着血盆大口,不断翻滚的鳄鱼。

水花飞溅,鳄鱼凶猛地直起身体扑向笼子,吓得李嫣然大声尖叫。

“哈哈哈。”

周围十几个蒙面绑匪发出阵阵强烈的笑声,享受地看着眼前一幕。

“要多少钱,尽管说。”

远处,父亲李靖宇带着十几个保镖,脸色严峻喝道。

女儿被绑匪绑架,接到绑匪的电话后,他立即带人赶过来,却没想到绑匪将女儿关在铁笼里,随时准备将她喂鳄鱼。

他心疼不已,女儿从小到大十分娇弱,犹如宝贝一样被捧在手心里,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惊吓。

身后的保镖也无不眉头紧锁,满脸焦急,想冲过去救人。

“李靖宇,老子对钱不感兴趣。”为首绑匪嚣张冷笑地往前移步。

“想要你女儿就把李家公司交出来。”

李靖宇恍然大悟,绑架女儿的不是一般的绑匪,想要李家公司,看来幕后的主谋应该是李家的竞争对手。

为首绑匪阴冷笑了,手一挥命人往下放笼子,池子里的鳄鱼一看李嫣然靠近,猛地又往上直扑,再次险些咬到她。

李嫣然也发出更大的尖叫声,急得李靖宇赶紧喝道:“住手。”

不交出李家公司是救不到女儿的,无奈,他只能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不甘心地咬牙道:“我……交出李家公司。”

为首绑匪得意地笑了,立即让人将一份公司转让合同拿给李靖宇,签好之后,为首绑匪看着合同心满意足地笑了。

费了这么大的劲,终于搞到李家公司。

“现在快放了语嫣。”李靖宇赶紧大声催道。

“好,我这就放了她。”为首绑匪脸色瞬间变得阴险,对着手下大声喝道。

“给我放下笼子。”

哐啷一声,笼子快速掉向鳄鱼池。

鳄鱼又凶猛地翻滚着,争先恐后地准备扑向猎物。

李靖宇脸色陡然变得惨白,不好,绑匪想杀人灭口。

“呼呼呼!”

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一架灰绿相间的军用直升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一个青年端着一把狙击枪正对着下面。

青年正是秦牧,他嘴角微微扬起,望着瞄准镜里的鳄鱼果断开枪。

“砰砰砰。”

短短不过三秒,一池子的鳄鱼全部毙命。

绑匪们彻底被吓到,手忙脚乱地举起枪想反击,但抬头看去却瞬间呆若木鸡。

直升机上秦牧已经换上火箭筒,气势吓人的炮弹正对着他们。

小中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